灵活用工背景下用工企业的税务困境,灵活用工个税征收(灵活用工涉税风险)

时下灵活用工这种用工方式受到企业的热捧,以大规模灵活用工方式与自由职业者合作,通常意味着用工企业的大部分支出无法取得相应的增值税发票,税链的缺失给用工企业带来很多问题,比如成本票不足造成的企业所得税虚高,比如企业明明财务标准达到了国内上市条件,却因为财务合规问题只能远赴海外上市,而无法享受国内资本市场带来的高估值溢价和流动性红利(直播平台和电商平台尤为突出)。

灵活用工背景下用工企业的税务困境,灵活用工个税征收(灵活用工涉税风险)

以直播平台为例,2019年注册在境内运营的直播平台已超过2万家,较2018年翻了4倍。但没有一家直播平台在国内上市,知名直播平台虎牙、斗鱼、映客等纷纷在港股、美股市场完成上市融资。究其原因,财务合规一定是其中之一。直播平台收入一大部分都要分给主播,而主播的收入来源多种多样,可能是直播平台支付的报酬,可能是直播带货的销售返佣,可能是商品代理进入直播间的“入门费”,也可能是粉丝礼物打赏的分成等等。这些收入有些按规定是须按劳务报酬纳税,比如直播平台支付的报酬和粉丝打赏(《个人所得税法实施条例》第六条第二款),有些收入属于可按从事其他生产、经营活动取得的所得,可以核定征收,比如直播带货所得的销售返佣、商品代理的“入门费”等(厦税函〔2020〕124号《关于市十三届政协四次会议第4027号提案办理情况答复的函》)。但无论是劳务报酬所得或者是可进行核定征收的其他生产经营所得,都需要自由职业者个人到税局进行报税并开具发票,而直播平台的主播天南海北,经常到处跑,要求其就个人所得按次自行到税局开票,几乎没有实操性,主播也不会实操。所以造成直播平台支付报酬乱象纷呈,有些合规一些的委托代征公司支付并取得相应发票,但可能也没有对报酬进行分类;有些强制要求见票才支付,而主播拿来报账的发票又五花八门,发票类目与实际业务内容无法对应,不符合金税三期对发票流、资金流和业务流三流合一的要求,进一步加剧了直播平台的财务混乱;还有些更加简单粗暴,由土豪老板直接私户发薪,明目张胆帮主播偷税漏税(2017年某网红主播被朝阳区地税追缴个税6000多万,对,你没看错,就是那个朝阳区)。

大规模灵活用工模式下,税局对自由职业者的个税征收无从监管、用工企业索取发票困难、因资金流业务流发票流的不一致导致财务合规性不符合金税三期要求、用工成本过高等等困境都是现实存在的,而共享经济平台模式下的税务代征平台,就成为了目前解决上述困境的其中一种模式。

本文来自: 会用工平台 投稿,不代表京灵财税平台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mposv.com/15478.htm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