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台型互联网企业的全球税务筹划考量(上),税务筹划怎么做(税务筹划介绍)

作者| 温哲、周启光

传统线性商业模式通过创造产品和服务来销售给消费者,以此创造价值。而基于平台的商业模式,通过互联网连接使用者(消费者以及生产者)来创造价值。我们现在看到的中国较大的互联网公司,包括阿里巴巴、拼多多、携程、京东、百度、美团、腾讯、滴滴、抖音、快手、微博等,他们的共同点都是基于这样的平台商业模式。所以,我们也称这些互联网企业为“平台型互联网企业”。实际上,平台型互联网企业的商业模式在当今世界经济中占用重要的地位。我们称之为“平台经济”。当今美国的众多为人熟知的互联网企业,如Google, Facebook, YouTube, Amazon, Airbnb, Booking.com, Uber, eBay, 也都是平台型互联网企业。这并非偶然。硅谷著名投资人马克·安德森曾经说过“软件正在吞食整个世界”,而《平台革命》一书进一步指出 “平台正在吞食整个世界”。

如同很多美国著名互联网企业迅速扩大全球化经营一样,我们相信将来也会有越来越多中国平台型互联网企业进行全球化经营。作为一家在全球税务领域一直占有领先地位的国际律所,借鉴于多年以来为平台型互联网企业提供全球税务筹划服务的经验,我们希望在本文中能给中国平台型互联网企业的全球税务筹划提供一些有益的视角。

 1、常设机构风险的筹划考量平台型互联网企业的全球税务筹划考量(上),税务筹划怎么做(税务筹划介绍)常设机构(permanent establishment)属于税收协定中的一个拟制概念。在国际税收中,很多国家通常以外国非居民企业是否在本国构成常设机构作为是否对非居民企业的营业利润征收公司所得税的标准。一旦中国企业被海外税务机关认定在当地构成常设机构,即使中国企业没有在当地设立分支机构或者子公司,中国企业通过互联网平台赚取的利润可能也要在海外当地国家缴纳公司所得税。为了使得企业集团税负最优化,跨国企业一般都应尽量避免在海外市场国构成常设机构。以下一些因素可能使得中国平台型互联网企业在海外市场国家具有构成常设机构的风险:

  1. 为了开拓海外市场,中国平台型互联网企业通过海外市场团队开拓当地平台入驻者,特别地与平台入驻者洽谈合同条款,帮助其与平台总部在线签订合同等。
  2. 为了避免收单机构(Acquirer)对商户收取高额的跨境手续费,中国平台型互联网企业使用海外本地关联公司作为记录商户(Merchant of Record)与收单机构签署收单服务合作协议,或者使用海外本地银行账户收款。
  3. 中国平台型互联网企业的海外运营团队员工以中国企业员工的名义在海外进行商业活动。
  4. 中国平台型互联网企业的服务器在海外当地。
  5. 中国互联网平台设有海外市场当地语言、面向海外当地使用者的网页或者App。

另外,自2015年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OECD)和G20发布应对数字经济挑战的税基侵蚀和利润转移(BEPS)行动计划以来,OECD和G20一直在研究如何在数字经济背景下对跨国企业在海外消费者市场进行征税。在传统税收协定下的常设机构定义,往往要求企业需要在海外消费者市场当地设立一定的物理存在(比如固定的营业场所或者非独立代理人)。然而,在平台型互联网企业的商业模式下,这些当地市场的物理存在可能已经不再需要或者很容易规避。因此,BEPS计划研究报告其中有个方案就提议建立了一个新的税收联结度规则,即使跨国企业并未在市场国设立任何物理存在,市场国也能对其征税,同时引入了新的公式法以计算利润归属。根据2020年10月的G20财长和央行行长会议,全球137个国家(BEPS包容性框架成员国)将努力在2021年年中前对前述建议的数字经济征税方案达成共识。如数字经济征税方案被通过,全球137个BEPS包容性框架成员国就可能随之修改国内法或协定对平台型互联网企业在消费者市场的利润征税。事实上,目前英国、法国等国家已经开始单边对跨国互联网平台企业征收数字服务税。

因此,中国平台型互联网企业在进行海外市场扩张和布局之初,就应结合其具体商业模式和商业运营,设计具有税收效率(tax-efficient)的运营架构,以避免或减轻海外市场的常设机构风险。最重要的是,企业的运营团队、市场团队、税务团队、法务团队等应该通力合作,给员工及企业设计详细的行动指引和规范,使得企业在海外市场的发展达到各方角度的最优平衡。

本文来自: 会用工平台 投稿,不代表京灵财税平台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mposv.com/15331.htm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