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业态经济下“共享用工”模式的几点思考,新业态新模式指什么(新模式新业态)

摘要:“共享用工”模式伴随着疫情爆发而一夜爆红。引起政府、用工企业、法律界、人力资源服务机构的极大关注和广泛讨论。近几年,互联网新业态经济的发展,催生出多种新型用工关系,总体朝着弱化和规避劳动关系的方向发展,“共享用工”是其表现方式之一。我们如何看待这种互联网经济发展新动能催生出来的、新的生产力组织发展方式,研究并制定适合新业态下的用工制度变得越来迫切、越来越重要。

新业态经济下“共享用工”模式的几点思考,新业态新模式指什么(新模式新业态)

关键词:共享用工 新业态经济 劳动关系

突发疫情,给人力资源配置带来巨大冲击,传统的餐饮、零售等行业遭受较大影响,产生大量劳动力冗余,而同时以外卖送餐员、新零售等与互联网电商平台相结合的新业态则迎来了爆量增长,产生大量劳动力缺口。在此情形下,以盒马鲜生为代表的互联网电商新零售门店用工紧缺,便与望湘园、蜀大侠等餐饮企业临时冗余员工展开合作,催生出一种新的就业方式——共享用工。这种“共享用工”模式在疫情期间起到了很好的作用,解决了企业短期用工供需矛盾,保障了受疫情影响短时失去工作的员工的收入,提高了人力资源配置效率,一定程度上稳定了就业市场。

1、我省在疫情期间“共享用工”方面的主要成果

在疫情防控期间,我省人社部门组织实施企业用工调剂计划,减少用工短时闲置,盘活人力资源存量,依托第三方机构或行业自治组织,通过企业间签订借工协议、员工打包借出形式,开工企业向暂未开工企业借用员工,实现“共享用工”。据公开数据显示,莆田市成功调剂百威雪津啤酒、永荣科技、三棵树等23家企业员工2675人。福州市人社部门通过“共享员工”方式共调剂了7500名富余员工,其中,最典型的是融侨大酒店的102名服务员经过短期培训后成为捷联电子生产车间流水线上的操作员,102名“共享员工”每天正常上班,工资收入与在酒店时完全一样。随着疫情防控形势渐趋稳定,捷联电子的员工陆续返岗,酒店派出的“共享员工”重回岗位。

2、各界对“共享用工”模式的讨论和意见

“共享用工”模式随着媒体的曝光,瞬间红遍了网络。政府人社部门以及企业、人力资源服务机构均在探索实施“共享用工”。其实,“共享用工”不仅仅是在疫情期间引起关注的。近几年,随着互联网新业态经济的发展,共享经济进入公众视野,互联网经济发展新动能催生多种新型用工方式。“共享用工”在突发疫情背景下迅速成为了继劳务派遣、灵活用工之后的又一大新“物种”。到底什么是“共享用工”?“共享用工”涉及的各个主体间的关系如何界定?并没有一个官方的准确定义。政府相关部门、用工企业、人力资源服务机构、劳动者,甚至法律界都存在不同的理解。引发了各界对新型用工模式的讨论。

2.1政府民间组织的讨论和意见

省劳动法学研究会在厦门曾开展专题研讨活动,就“新型用工方式中,劳动关系的认定与权益保障”问题展开深入探讨。会上,厦门大学法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蒋月在谈到平台经济中的劳动用工问题和劳动保护时说,新型用工关系中的劳动关系判定,应从劳动者的劳动是否是用人单位营业的常规组成部分,以及劳动者提供劳务的专属性与排他性两方面共同认定,共享经济没有改变劳动者对平台的“从属性”实质,应认定为劳动关系予以保护。只有科学界定平台在劳动者权益保护方面的责任,才能切实保护平台经济参与者及劳动者的合法权益,促进新经济业态健康发展。厦门市思明区法院滨海法庭副庭长张希华从司法视角下来看待新型用工关系时说,在应对新型用工关系时,司法裁判者应当做到:坚定服务保障社会主义市场经济健康有序活力发展的立场;践行衡平保护的理念,不偏颇任何一方;采取灵活适用法律的方式,一案一判断,兼顾各方利益,合理分配举证责任,科学把握证明标准;树立坚定推动劳动立法完善的决心。

2.2地方政府相关部门的意见

2020年3月12日,福建省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厅办公室关于处理新冠肺炎疫情引发的劳动争议案件若干问题的指导意见(闽人社办〔2020〕37号)提到,对于旅游、餐饮、酒店等行业受疫情影响产生的待岗人员与互联网配送相结合形成的“共享员工”用工模式,可根据原劳动部《关于贯彻执行<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法>若干问题的意见》(劳部发〔1995〕309号)第7条的规定,一般认定借出企业与借入企业存在借用合同关系,“共享员工”与借出企业存在劳动关系,并分别依据合同关系与劳动关系处理相关权利义务。

广东省高级人民法院和广东省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厅于2020年4月21日发布《关于审理涉新冠肺炎疫情劳动人事争议案件若干问题的解答》明确共享员工不改变员工与原单位的劳动关系。

上海高院则发布《关于涉新冠肺炎疫情案件法律适用问题的系列问答》,明确共享用工下借出单位不得以营利为目的借出员工,并且员工与借出单位和借入单位之间不形成双重劳动关系。

在没有正式的法规政策明确的情况下,针对“共享用工”模式的理解,各界意见不一。于是人社部在2020年2月1日发布的官方解答时说:当前,一些缺工企业与尚未复工的企业之间实行“共享用工”,进行用工余缺调剂,一定程度上提高了人力资源配置效率。“共享用工”不改变原用人单位和劳动者之间的劳动关系,原用人单位应保障劳动者的工资报酬、社会保险等权益,并督促借调企业提供必要的劳动保护,合理安排劳动者工作时间和工作任务,保障劳动者身心健康。合作企业之间可通过签订民事协议明确双方权利义务关系。原用人单位不得以营利为目的借出员工。原用人单位和借调单位均不得以“共享用工”之名,进行违法劳务派遣,或诱导劳动者注册为个体工商户以规避用工责任。

我们从各地出台文件的时间上来看,其实各地的文件主要意见是参考了人社部的解答,沿着人社部的思路在进行规制“共享用工”。

3、国家相关部门对“共享用工”的指导意见

国家层面上最早以文件的形式提到“共享用工”的是2020年7月14日,国家人社部等十三个部门联合发布《关于支持新业态新模式健康发展激活消费市场带动扩大就业的意见》(发改高技[2020]1157号)中提到,支持建立灵活就业、“共享用工”服务平台。该文件把“共享用工”称之为服务平台。更高层次的指导意见是2020年7月28日,国办印发的《关于支持多渠道灵活就业的意见》(国办发[2020]27号),指导企业规范开展用工余缺调剂,帮助有“共享用工”需求的企业精准、高效匹配人力资源。而紧跟这两个文件之后的是人力资源社会保障部办公厅于2020年09月30日发布的关于做好共享用工指导和服务的通知(人社厅发〔2020〕98号),该通知把“共享用工”的范围明确压缩到了“企业之间”的共享,明确按照借调的思路进行规范,指导的内容已经具体到了企业间“共享用工”的协议内容,如何安排共享员工至缺工单位工作、保障共享员工合法权益以及保障企业用工和共享员工工作的自主权等内容提供了指导意见。

把“共享用工”等同于“借调”,这在2020年7月10日人力资源社会保障部最高人民法院关于联合发布第一批劳动人事争议典型案例的通知(人社部函〔2020〕62号)中第七个典型案例中也得到体现,案例中讲到,“共享用工”是指员工富余企业将与之建立劳动关系的员工借调至缺工企业工作,员工与借出企业的劳动关系不发生改变,借入企业与借出企业签订协议明确双方权利义务关系。《关于贯彻执行〈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法〉若干问题的意见》(劳部发〔1995〕309号)第/条规定:“用人单位应与其长期被外单位借用的人员、带薪上学人员以及其他非在岗但仍保持劳动关系的人员签订劳动合同,但在外借和上学期间,劳动合同中的某些相关条款经双方协商可以变更。”因此,我国劳动法并不禁止用人单位之间对劳动者的借用。“共享用工”是借出企业与借入企业之间自行调配人力资源、解决特殊时期用工问题的应急措施。其本质是企业在不同行业之间短期调配人力资源,以应对各行业因淡旺季或特殊事件带来的人力资源需求差异,从而实现各方受益。借出和借入员工是企业之间行为,可以通过签订民事协议明确双方权利义务关系。“共享用工”属于特殊情况下的灵活用工方式,在法律主体认定、劳动报酬支付、社会保险缴纳等方面还存在制度盲点,但需要明确的是,借出企业不得以营利为目的借出员工,也不得以“共享用工”之名,进行违法劳务派遣,或诱导劳动者注册个体工商户以规避用工责任。此外,劳动者在企业停工停产等特殊情况下,自主选择为其他企业提供劳动,不属于“共享用工”,应根据相关法律和政策认定是否建立“双重劳动关系”。

亮点纷呈的“共享用工”被一棒子打回原形,瞬时黯淡无光。

4、当前“共享用工”的主要操作模式

4.1用工企业之间的自发调剂。A、B两家用人单位,A单位目前处于用人淡季,有100名员工没有订单做,而B单位目前正处于用人旺季,有100人的缺口。B单位听说A单位刚好有100名员工没事情做,于是就找到A单位商量,这100人借给我用3个月,这3个月工资由我支付,3个月后再把这100人还回去。盒马生鲜的做法就是典型例子,这就是当前“共享用工”的来源,其实质是借调,只不过跟以往不同的是,这次是批量借调。

4.2政府或民间中介机构提供的“共享用工”服务。同样的A、B两家用人单位,A单位处于用人淡季,B单位处于用工旺季,员工余缺刚好也是100人,可惜是两家单位互相不知道对方的余缺信息。这时候,中介机构C得知了这个信息,于是两头撮合对接,事情成了!中介机构搭建了一个“共享用工”服务平台,中介机构C向AB两家单位分别收取了一定的介绍费,这是职业介绍。当然,政府所属的中介机构可能没有收费,做的是公益职业介绍服务。

4.3D中介机构觉得不应该像C那样做一锤子买卖,而应该长期合作。于是D找到A单位商量,说这些人没事情干你养着不划算,不如让这些人跟我们签订劳动合同,用工旺季时我派给你们用,你们用人淡季时我就派往B单位用,AB单位一听,这是好事啊!这种“共享用工”的模式实质是劳务派遣。

4.4E中介机构觉得这么派来派去多麻烦啊,于是找到A单位商量,这些人和生产任务都给我做吧,你淡旺季不用考虑,只负责验收结果就好了。E然后又找到B单位,说你们的生产任务我承包了,我有人做,你们只验收结果就行。AB两家单位一听,很好啊,就这么干!这其实是劳务外包或者是业务承揽。

4.5这样折腾来折腾去,100名员工不干了!他们一合计推举一个代表留下一个电话,然后大声说道:你们谁有活干谁就打电话给我,干完活你们付钱我们走人,潇洒地吹着口哨扬长而去。新生代劳动力更愿意接受灵活就业,自由、个性、不受约束。这也是未来就业市场不可忽视的一个现象和趋势!

总之,市场上存在的“共享用工”或者打着“共享用工”名号做着不同就业服务的模式,跟政府倡导的“共享用工”存在着很大不同。

5、结束语

新业态下共享经济的发展、互联网新动能催生的新型用工方式以及突发疫情让用工企业重新审视用工模式引发的思考,我们不得不关注和重视用工企业在市场经济视角下不断弱化和规避劳动关系的发展趋势,这是市场经济规则和资本压力带来的必然结果,不能视而不见听而不闻,但也不能一味抱着传统思想,用老眼光、老办法、老思路阻碍人力资源市场的自由、活力、健康发展。

本文来自: 会用工平台 投稿,不代表京灵财税平台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mposv.com/15184.htm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