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新业态经济下互联网平台劳动者的社会保险政策研究,经济生活劳动者知识点(互联网金融新业态的特征)

摘要:改革开放以来,我国相继出台《失业保险条例》《工伤保险条例》《社会保险法》等一系列社会保险方面的法律法规,社会保险覆盖面从城镇扩大到农村,从国有企业扩大到各类用人单位,基本形成了适应社会经济发展要求的社会保险制度。但是,随着互联网新业态经济的发展,社会保险中的部分险种已经不能适应新的用工模式,甚至阻碍了互联网经济发展新动能。因此,我们应当顺应新的生产力组织发展方式,研究完善互联网平台劳动者的社会保险政策,支持互联网新业态经济的平稳健康发展。关键词:社会保险 灵活就业 新业态经济 劳动关系我国的社会保险制度是伴随着生产社会化和市场经济的形成逐步建立起来的,其实质是围绕着保障劳动者和用人单位的合法权益展开的。随着经济社会的不断深入发展,社会分工的专业化、精细化程度不断加深,尤其是互联网应用技术的迅猛发展,用人单位和劳动者的身份和角色定位越来越模糊。基于劳动关系为前提的部分社会保险政策已经无法满足当前的用工模式,深入研究新业态下的用工模式,为互联网平台劳动者提供社会保险服务已迫在眉睫。

原创|新业态经济下互联网平台劳动者的社会保险政策研究,经济生活劳动者知识点(互联网金融新业态的特征)

1、我国社会保险的主要发展历程

新中国成立后不久,政务院在1951年便发布了第一个劳动保险法规《劳动保险条例》。改革开放以来,尤其是1995年,我国颁布实施了《劳动法》,全员劳动合同制在企业中实行。围绕着该部法律,国家相关部门还相继出台了包括劳动就业、基本养老保险、失业保险、基本医疗保险等一系列社会保险方面的政策法规。特别是从1998年以后,我国基本上形成了适应社会主义市场经济发展要求的社会保险制度。

2008年,《劳动合同法》颁布实施。明确规范了用人单位使用劳动者的三种用工形式,即劳动合同制、劳务派遣制和非全日制,这三种用工形式涵盖了当时所有用人单位的用工模式。

2010年10月28日,第十一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十七次会议通过《社会保险法》,自2011年7月1日起施行。这部法律,站在更高的高度概括、规范并引领着我国社会保险制度未来的发展方向,尤其是基本养老保险制度、基本医疗保险制度,已经超出了劳动者和用人单位的局限,涵盖了全体公民,体现了国家社会保险制度“广覆盖、保基本、多层次、可持续”的十二字方针。但遗憾的是,失业保险、工伤保险、生育保险仍然没有脱离劳动者和用人单位的“劳动关系”捆绑,换句话说,劳动者必须与用人单位存在劳动合同制、劳务派遣制或者非全日制这三种用工模式中的一种,才可以缴纳并享受这三种保险待遇。

2、新业态经济下互联网平台快速发展带来的用工变革及现状

经济发展进入互联网时代,劳动合同法规定的用工模式已经远远不能满足发展需要。为适应互联网平台经济发展,平台型用工模式应运而生。互联网平台的搭建者(暂称平台企业)不再直接招用和管理劳动者,而是提供工作条件和服务标准;加入平台企业的平台劳动者(灵活就业人员或者自由职业者)不再接受平台企业的管理,而是按照条件和标准直接服务客户,服务结束客户直接付费给平台劳动者,平台企业仅收取平台使用费。平台劳动者直接服务客户的经济服务模式变得更加灵活、自由、高效,脱离了“劳动关系”的束缚。用工形式出现了巨大改变,原有的劳动合同制、劳务派遣制、非全日制等用工形式已经无法满足发展需要。挂靠制、项目制、合伙制、承包制……外卖员、网约车司机、同城快递员、兼职电销员、网红直播员、酒店试睡员、直播带货员……等等,五花八门的用工方式和职业工种不断涌现。这种新业态下的用工模式对于普通企业或者用人单位来说,这是灵活用工,而对于平台型企业来说,甚至连灵活用工都算不上。而对于个人来说,是灵活就业、兼职、或者是自由工作者,想干就干,不干走人,来去自由。也正是这种“自由”,让平台劳动者游离在当前社会保险体系之外。

国家信息中心分享经济研究中心发布的《中国共享经济发展年度报告(2018)》(以下简称“报告”)显示,2017年我国共享经济参与提供服务者人数约为7000万人。已经超过2011年全国总工会《国内劳务派遣调研报告》中提到的当时全国劳务派遣人员总数6000多万。如此庞大的就业群体,如何保障和化解他们的工伤风险?近几年,平台用工和各类灵活用工群体的工伤发生率逐年攀升,走在大街上,最不要命、最不怕死的是骑电动车的外卖员,他们真的不怕死吗?不是。他们拼速度、拼时间,这种行为不值得提倡,但却客观存在,他们背后撑起的可能是一个家庭!恰恰是这些风险最大、最应该获得保障的劳动者却没有社会保险,就因为他们的工作形式没有参保的政策依据,被拒绝在社会保险门外。

3、国家对新业态互联网平台经济的重视和政策引导

2019年8月,国务院办公厅下发《关于促进平台经济规范健康发展的指导意见》,其中提到“互联网平台经济是生产力新的组织方式,是经济发展新动能”,我们应“遵循规律、顺势而为,加大政策引导、支持和保障力度”,“抓紧研究完善平台企业用工和灵活就业等从业人员社保政策,开展职业伤害保障试点,积极推进全民参保计划,引导更多平台从业人员参保。”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十三五”规划纲要明确提出了实施全民参保计划,让人人享有社会保障。

2020年7月28日,国务院办公厅下发《关于支持多渠道灵活就业的意见》,实施包容审慎监管,促进数字经济、平台经济健康发展,合理设定互联网平台经济及其他新业态新模式监管规则,研究制定平台就业劳动者就业劳动保障政策。同月,人社部等十三个部门联合发布《关于支持新业态新模式健康发展激活消费市场带动扩大就业的意见》,由人社部、国家卫生健康委、医保局按职责分工负责探索适应跨平台、多雇主间灵活就业的权益保障、社会保障等政策。

4、加快改革社会保险制度,保障互联网平台劳动者权益

目前,国家已经放开了基本养老、基本医疗保险参保限制,参保对象涵盖全体公民。接下来需要重点改革突破的是失业保险、工伤保险和生育保险的参保制度。

4.1生育保险制度。生育保险与医保合并征缴管理,不管是职工医保还是居民医保,生育医药费报销已经不成问题。如果所有灵活就业人员愿意在缴纳医保费的同时缴纳生育保险费,缴费满一年的是不是也可以考虑产假期间享受相应的产假津贴呢?

4.2失业保险制度。失业保险在八十年代国企改制中发挥了巨大作用,但现在已经不适应经济社会发展,不宜再与劳动关系挂钩,更不要说用“被动”还是“主动”失业来衡量是否应该享受失业保险待遇。个人认为,失业保险应该与劳动者的收入挂钩,把收入划一条线,当个人收入高于这条线时,应该按照一定的标准缴纳失业保险费,当收入低于这条线时,失业保险基金应该主动拿钱给劳动者补齐收入差额,以保障劳动者的收入保持在一定的水平之上。随着个税系统的不断完善,我相信实施起来已经不是难事。

4.3工伤保险制度。工伤保险这方面做的尝试比较多。比如,2004年出台的农民工工伤保险先行参保政策;2010年出台的针对建筑施工企业、小型服务企业、小型矿山企业可以按照项目、营业面积大小或者营业额来参保缴费等。7月25日,国家人社部举行2019年第二季度新闻发布会时,发言人透露,“研究制定小微民营企业优先参加工伤保险政策”是接下来的工作重点之一。但这些尝试都没有突破劳动关系作为工伤保险参保缴费和待遇享受的前提条件。而指导意见提到的“开展职业伤害保障试点”的对象明确是“平台从业人员”,也就是说将来的工伤保险将突破劳动关系的“束缚”。

我们不能简单地用现有的劳动关系模式生搬硬套,而是要通过工伤保险与劳动关系脱钩,将平台从业人员纳入工伤保险,化解劳动风险。针对这些新情况、新问题,如果还是抱着老思想、旧规定,拿着劳动合同制、劳务派遣制、非全日制去匡、去套,必然阻碍经济的向前发展。

结束语

抓紧研究完善平台企业用工和平台劳动者的社会保险政策,开展职业伤害保障试点,积极推进全民参保计划,引导更多平台从业人员参保,满足和保障参保人员权益,势必要突破劳动关系的“束缚”。国家相关部门应尽快研究出台相关保障政策,顺应新业态经济发展,保障互联网平台企业和平台劳动者合法权益,必将进一步激发平台型用工市场的活力,促进就业。

参考文献:

[1] 《福建社会保障建设》——王克益主编.中国劳动社会保障出版社.2003

[2] 《中国共享经济发展年度报告(2018)》

[3] 《国内劳务派遣调研报告》

[4] 《关于促进平台经济规范健康发展的指导意见》

[5] 《关于支持多渠道灵活就业的意见》

作者简介:闫德坤,福建联合中易人力资源服务有限公司总经理、福建省劳动保障学会常务理事、福建省劳动定员定额研究会副秘书长

本文来自: 会用工平台 投稿,不代表京灵财税平台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mposv.com/15173.htm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返回顶部